前言

《高雄獎》由1980年代市府教育局主辦的《高雄市美展》衍化而來,「高美館」接手後,經多次變革,呈現當前的結構面貌,其中「分類初審、不分類複審」為其核心結構,「歷史之內、潮流之上」為其精神指引。如此的結構設計和理想標竿有其因緣,亦有實踐的困難,簡述如下:

主辦者的意志

1. 歷史現實之反映
視覺藝術是最具原創條件的人類行為,台灣又匯集大量東、西藝術形式,理想上,台灣的美術比賽應該儘量去關照、尊重這塊土地上曾經發生或正在發生的藝術形式。

2. 藝術風格的自由市場
台灣既成、現成藝術形式繁多,應可建構開放平台,使各種藝術形式併存、並置、競逐,最後的勝出取決於其市場(廣義的,包含商業、學術論述、參予者素質……的市場)角色條件。

執行狀態

《高雄獎》近年來送件多在600位左右,依媒材形式的數量按比例算出初選入圍數量,再以原件進入複審,如此的操作模式,除了比例原則對於參予者較少(如版畫),或材料成本較高(如雕塑)的媒材造成勢孤力單的感受外,真正執行尚待努力者應如下:

1. 高階評審
《高雄獎》立意於台灣美術的全面觀照,需要具全面觀照能力的評審來成就這個理想,而台灣傳統藝術學院並不鼓勵閱讀,藝術理論研究者有些缺乏台灣現實社會互證的企圖,舉辦《高雄獎》所需的高階評審不多,這是有待努力的項目之一。

2. 原作初審
由於參與作品太多,以2008年為例,可達約2000件,只好以作品的影像紀錄初審,對初審的評審者是嚴酷的考驗。理想上,如果《高美館》人力充裕,也能調配出足夠的時間和空間,某些媒材仍以原作初審較切合作品本色。

結語

《高雄獎》是美術比賽,美術比賽的成敗在於賽制和評審,《高美館》在賽制設計儘量求周延細膩,也儘量邀請高階評審參與,最後結果或許未必盡如人意,而以《高美館》推廣組一人之力,可以完成至此,《高雄獎》或許仍可繼續期待。


高雄市立美術館前館長
李俊賢
2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