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閱讀

相關文獻

燃燒中的寂寞--析論劉啟祥的藝術特質
一九三○年代旅居巴黎藝術家的臨摹、學習生涯:對劉啟祥早年習畫的幾個觀察 -孫淳美
南台灣油畫的啟蒙者 -劉啟祥的繪畫語言-顏娟英
劉啟祥與五 0年代之後的高雄美術活動-曾媚珍

劉啟祥與五 0 年代之後的高雄美術活動

文 / 曾媚珍(高雄市立美術館研究組)

五 0 年代在台灣,是光復初始、百廢待興的年代。這個年代,台灣藝壇主要爭論的是中國畫和日本畫區別的問題。大型的、全國性的展覽主要以北部地區為活動場域;同時期,從北到南,小型的、地方性的展覽也透過畫會團體的組成定期或不定期的活動。一九五二年在高雄,有一些喜愛繪畫的朋友,如留學日本學習繪畫的劉啟祥、 張啟華 先生與劉清榮、 鄭獲義 先生等共同籌組「高雄美術研究會」,藉著結合同好的機會,互相觀摩砥礪並研究繪畫技巧。「高雄美術研究會」是台灣光復後,高雄第一個民間畫會團體,雖然沒有正式向政府立案,但依據人民集會相關法令,向政府提出備案。

一九六一年之前高雄主要的美術活動,大多由「高雄美術研究會」推動或主辦,一九六一年之後,以「高雄美術研究會」成員為核心的「台灣南部美術協會」成立,往後對外活動都以「台灣南部美術協會」為窗口,「高雄美術研究會」維持會友定期展覽形式,至一九七一年後才慢慢停止活動。

當「高雄美術研究會」、「台灣南部美術協會」會員日漸增多的同時, 劉啟祥 先生於一九六六年發起成立「十人畫會」,希望彰顯畫會成員對高雄美術研究示範的功能。 劉啟祥 先生為推動高雄美術活動,除了積極籌組畫會、辦理展覽會之外,設立「啟祥美術研究所」 及實際至校園教學,也成為他推動南台灣美術的具體行動。

劉啟祥 先生遊學法國期間,觀摩各大博物館、美術館,深知畫廊及美術館對畫家學習上的重要性。為實現理想, 劉啟祥 先生於一九六一年開設了「啟祥畫廊」,但是效果不彰,不到一年的時間,「啟祥畫廊」便宣告關閉。推行美術活動,以私人能力有其限度, 劉啟祥 先生轉而鼓吹公家機關成立美術館,「成立美術館」一直是 劉啟祥 先生念茲在茲的願想。

五 0 年代在高雄,有些零星的畫室設置在自宅,如左營的龐曾瀛先生,利用自家空間設置畫室教導學生習畫,劉啟祥先生一九五六年設立的「啟祥美術研究所」原名「私立啟祥短期美術補習班」,應是高雄早期有立案,且較具規模的美術補習班。據張金發先生說法,在其未至啟祥美術研究所之前,曾在龐曾瀛畫室學畫,也見過高雄畫家羅清雲先生在此進出。龐曾瀛先生後來移居美國,畫室僅營運數月。

劉啟祥與二科會
劉啟祥 先生在其「七十自述」中詳細的記載他開始習畫及喜好繪畫的緣由,並對他在高雄與畫友推展美術活動的經過有所記載。文中描述他個人追求藝術生活理想情境,及對開拓南台灣藝術大環境的願景。這些視野與願景的養成,來自於他個人學習歷程的沉澱。

劉啟祥 先生在留日、遊法、滯日期間,除了以研究的態度專攻油畫技巧外,也積極的參與與他興味相投的展覽會 ,回顧 劉啟祥 先生從事繪畫創作學習的過程:一九二七年入川端畫學校,一九三一年入東京文化學院,成為「二科會」主要成員─有島生馬的學生,當時文化學院學風活潑,鼓勵年輕學生以熱情面對未來, 劉啟祥 先生追求純粹、浪漫藝術的理想,除了他個人先天的氣質外,在此時期奠立的後天基礎也是很重要的。

一九一四年成立的「二科會」,當時在日本可以說是新潮畫風的代名詞,一九三 0 年 劉啟祥 先生以<台南風景>入選二科會 ,一九四三年成為會友,此時,「二科會」在風風雨雨中走了二十九個年頭,當時,「二科會」畫會組織龐大,並仿照「帝展」的傳統設置會員、會友及各項獎賞制度。後來「二科會」面臨會員因繪畫理念及人事等因素,另組一些小型團體,如「一九三 0 年協會」、「獨立美術協會」及「一水會」等。冷眼旁觀日本「二科會」的會務發展,影響了後來 劉啟祥 先生創立「台灣南部美術協會」(南部展)時,傾向於不向政府立案的態度。

雖然組織藝術團體難免會遇到人事的問題,但是除了學院教育之外,成立研究會研究繪畫技巧,舉辦展覽鼓勵畫友、後進創作出品,似乎是當時最直接推展美術活動的方式。

高雄美術研究會
高雄美術研究會成立於一九五二年三月,由 劉啟祥 先生所主持。該會之成立源於當時高雄教育會(高雄中學校長) 王家驥 先生之建議, 劉啟祥 先生遂邀集同好張啟華、劉清榮、鄭獲義等人籌組而成。畫會籌組後第三年,也就是一九五五年的 四月七日 至十一日,在高雄合作金庫三樓舉辦「高雄美術研究會第一屆會員展」。在發行的展覽目錄中,以「第一屆高美展」為展覽名稱。展出藝術家計有:劉啟祥( 5 件)、劉清榮( 5 件)、張啟華( 5 件)、宋世雄( 5 件)、鄭獲義( 5 件)、劉欽麟( 5 件)、施亮( 5 件)、林有涔( 2 件)、林天瑞( 5 件)、李春祥( 4 件)、陳雪山( 4 件)、詹浮雲( 3 件)等 12 人,總計展出作品 53 件。

因應當時政治氛圍之需要,「高雄美術研究會」明訂創會宗旨為:「奉行三民主義,研究純粹美術及推行美術教育,以期國家藝術文化之向上」。「高雄美術研究會」除結合同好專研繪畫技巧之外,美術教育之推廣也是該會重要功能之一。瀏覽當時的會員資歷,這些會員們當時在台灣畫壇都相當活躍,積極參加全國各大型展覽會,如「台展」、「省展」、「台陽展」、「紀元展」、「南部美術展覽會」等。

依「高雄美術研究會」現存之會議記錄,當時開會地點主要在 劉啟祥 先生三民區的住所及 鄭獲義 先生所經營的新民書局三樓,畫友之間常有聚餐,並曾與美國藝術家共同品評作品; 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該會會議記錄:「歡迎美國畫家威廉 司密斯 先生舉辦聚餐會」,該餐會於同年 十二月二十一日 中午於聖百樂餐廳舉行,當日上午司密斯夫婦前往小坪頂參觀劉啟祥畫室,會後在翻譯人員協助下於美國新聞處舉行作品批評會。雖然一九六三年台灣已進入美援時代末期,但是地處台灣南方,英語環境又不理想的狀態下,與美國藝術家互相交流在當時應該是一件既新鮮又時髦的事。

「高雄美術研究會」於一九六四年舉辦「第十二屆高美展」 23 人共展出 46 件作品,陳益霖、許成章、陳瑞福、周龍炎、李登木、楊造化、劉耿一、王五謝、游環、蘇茂生、張金發等為後來加入之會員,都在這一屆中提出作品展出。一九七 0 年在阿波羅畫廊展覽,出現了兩位女性成員:吳素蓮及日籍女畫家吉永純代。現有資料中未見該會一九七 0 年之後展出訊息,是否繼續運作,不得而知。然見 一九七一年七月十五日 剪報資料「美研會已決定辦美術研究班」,其中報導「高雄美術研究會為響應政府推行文化活動,於日前在阿波羅畫廊舉行美育推行座談會,由該會主任委員劉啟祥主持,會中討論今後對美術研究方向和美育活動之議案。經決議為適應一般社會愛好者及青年學生對美術研究之需要,在寒暑假期間籌辦美術研究班,以有系統的指導和研究為目標。並定期舉辦美術展覽會,讓愛好藝術者有研究的場所及發表其作品的機會。」

劉啟祥 先生最初主持一個以藝術研究為主的團體,轉而成為致力推動社會美術教育的中心,有其對南部美術環境的期許與用心,就美術教育推廣的面向來看,這是一個重要的宣示。

啟祥美術研究所與學校教學
一九五六年十月, 劉啟祥 先生在高雄市新興區設「啟祥美術研究所 I 」,並在台南孔廟設分所,教學以石膏素描為主, 劉啟祥 先生主持研究所期間,常邀請藝術家,如楊三郎、李石樵、廖繼春及顏水龍等到研究所客座指導。在物資缺乏,資訊封閉的年代, 劉啟祥 先生提供一個全天開放的場所,讓研究所的學生可以自由進出方便練習,研究所的教學內容雖以素描為主,但 劉啟祥 先生及客座教授們所帶來的藝術的芬芳,卻讓學生對畫畫這件事深深著迷, 張金發 先生回憶:
當時只知道自己喜歡畫畫,但不知道真正的畫畫是什麼?成為一個畫家又是怎麼一回事?除了素描之外,根本不知道有油畫這樣的東西,後來看到 劉 先生出品的人物畫才知道畫可以畫這麼大,除了鉛筆、碳筆,還有油彩這樣的材料,簡直是開了大眼界。
張先生憶及當時的震撼,病癒後的眼神依然炯炯發亮 。

劉啟祥 先生的沉默寡言是所有學生對他共同的說法:
劉先生是一個「守口」的人,學生畫畫時,他總是靜靜的在旁觀看,學生在技巧上遇到困難時,他會動筆示範,大家都在畫面上交流意見,畫面上的「氣氛」,有沒有「東西」是他最重視的 。(張金發)

劉啟祥 先生以「追求靈感」啟發學生,相信不斷的耕耘與相濡以沫自然會有所得,所以 劉啟祥 先生的教育方式如同 蔡炳仁 先生所說的:
是一種禪宗式的教法,以心傳心 ,不立文字。

劉先生品評學生畫作,最常說:「有趣味」、「有東西」,有時言語無法適切表達時,即提筆示範,隨意幾筆常能點出畫面的空間佈局,使學生獲益良多。由下面一段話可以觀出 劉啟祥 先生的教育哲學:
我的技巧磨練至此已無問題,今後所要著重的是如何把握,如何呈現靈感,我覺得這是一幅好畫的精華所在, … . 。我不刻意塑造一己的風格,那是不自然的,只要不斷用心靈去畫,風格便自然而然落駐在你的畫面上。」(曾雅雲撰)

劉啟祥 先生教育學生、啟示學生,期望他們宛如農夫一樣勤奮耕耘畫田,不斷的用心靈去畫,一定可以畫出自己的一片天。蔡炳仁 先生曾謙虛的說:
我們和老大哥(指 劉啟祥 先生較早期的學生)接觸 劉 先生的時間不同,學習的東西就會不一樣,比如, 那時劉 先生採薄塗的技巧作畫,我們自然就學習薄塗的方法,不像老大哥們那時使用厚重的筆調、色彩重疊的技法。感覺上, 劉 先生好像是一個圓,是全部,我們不同時期的學生,都只學到他的一部分。

劉啟祥 先生在東方工專的學生如:周儒立、李秀鑾、吳寶勝、段博仁等不約而同的提到 劉啟祥 先生的第一堂課:
你們稱呼我劉先生就好,不要叫我老師或教授

張金發 先生也提及此事:
劉先生常說:我是一個畫家,不是老師。

劉啟祥 先生以專業畫家的身分投入美術教育的工作,在美術教育的角度來說,可能有其侷限,但就他與後學及學生的言談之間,可以發現 劉啟祥 先生在當時對美術教育有他個人的看法,培養美術欣賞人口,是他推動美術活動一個具前瞻視野的積極做法。 張金發 先生回憶:
劉先生認為推廣美術活動或培養下一代畫畫,教女學生比較有效果。因為媽媽在家會教小孩,爸爸則不會。

身為一個畫家, 劉啟祥 先生有他思考細膩的地方。當下的美術教育理論發展至今,內容涵蓋的不只是繪畫技巧的訓練,更涵蓋了美術史、欣賞、評論及美學的部分。 劉啟祥 先生的教育特色不在豐富的教學課程,他用他專業畫家的態度與個人的人格特質,無形中將美術欣賞、評論及美學融入教學中,自然而然的吸引後學一步一步走上藝術創作的方向。

劉啟祥 先生為推廣美術活動,一九五八年在三信商職、一九六 0 年在高雄醫學院(星期六畫會)指導美術社團,一九六五年起在台南家專、一九六六年起在東方工專擔任教職,並在一九六六年與長子 劉耿一 先生在高雄市前金區共設「啟祥美術研究所 II 」,教授素描、水彩與油畫,努力踏實的經營南台灣,尤其是高雄,這片荒蕪的美術園地。

戰後,在物資貧乏、資訊封閉的年代, 劉啟祥 先生無疑是南台灣一扇通往西洋藝術的窗。他學習繪畫,留日、遊法的經歷與個人涵養,在那個年代、在南台灣是不可多得的珍寶,後學者無一不是景仰他的學能,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尋獲屬於自己的寶藏。

十人畫會
最早由「高雄美術研究會」(一九五三年起)後由「台灣南部美術協會」(一九六一年起)主辦的「南部展」至一九六六年時,參展人數達四十一人之多,「南部展」展覽會的精神主要鼓勵會員參與,但除了推廣之外,一個團體要走得長遠,必須具備研究精神,就繪畫技巧上更需有觀摩的對象,為對「南部展」會員提供示範功能之效, 劉啟祥 先生發起,包括張啟華、施亮、林天瑞、詹浮雲、王五謝、詹益秀、張金發、陳瑞福、劉耿一等共十人組成「十人畫會」,每年固定展出五十號以上的大作品。上述成員年齡懸殊很大,但都長期參與省展、台陽美展,或獲獎、或參與展出,當時都已是台陽美展會員。

該會所發表的「十人的心聲」中提到:「本會的宗旨,並非囿限於十人的力量,乃是借拋磚引玉之效,來集各愛好藝術同志,開闢新的藝術園地,希能在遙遠的藝術里程上,縮短藝術的門徑,居於此獻上我們的作品表達我們的心聲, .. 」,基於這樣的精神,一九六七年第二屆「十人畫展」,維持原十位會員展出,一九六九年第三屆、一九七一年第四屆「十人畫展」,分國畫部及西畫部,人數增加到十六位,一九七二年第五屆「十人畫展」,增為十七人,該會活動到一九七三年第六屆「十人畫展」,仍維持十七人展出的情形,隨後即停止活動。當時展出地點與「南部展」一樣,不是在 台灣新聞報文化中心畫廊,就是在高雄市議會三樓中山堂。

中華民國台灣南部美術協會(南部展)
劉啟祥 先生在日本求學及居住期間,一直參與日本當時以新潮畫風為名的前衛藝術團體「二科會」 ,並以「二科會」為主要的發表場域,也親身體驗到「二科會」在野的前衛理想性格與官方立場的拉鋸,及組織龐大後複雜的人事問題,因此,當 劉啟祥 先生在台灣五 0 年代,民間畫會團體興起的時刻,除了理解團體結社對藝術研究的影響與重要外,也極力的希望他所發起的「南部展」能擺脫如「二科會」的人事紛爭,維持畫會的理想性格,所以,他所主導的「南部展」實際運作了四十四年之後,經歷了播種、萌芽、茁壯的階段,於一九九七年始向內政部申請立案,全名改為「中華民國台灣南部美術協會」, 劉啟祥 先生並獲選擔任第一屆理事長。

黃才郎 先生在其「細水長流 — 五 0 年代台灣美術發展中的民間畫會」一文中提到:「有關藝術史研究的學者論述,多曾就五 0 年代與現代藝術相關的命題來做探討,對於促進戰後台灣美術發展史的瞭解,具有特別的貢獻。其中大都將五 0 與六 0 年代混合討論,圍繞著東方、五月畫會的發展研究,但是對於整個五 0 年代的十年之間,那些並肩存在,平行發展的民間畫會少有著墨。」確實,之前台灣美術史的撰寫大部分以當時熱門或曾經引起話題的標準來取捨材料,同時代,默默耕耘的人、事、物反而在歷史洪流中被忽視,甚至遺忘。除了「東方畫會」、「五月畫會」之外,在北台灣活動的民間畫會團體,仍有一九三四年成立的「台陽美術協會」,一九四八年的「青雲畫會」、一九五四年的「紀元美術會」、一九五五年的「七友畫會」,在台灣其他縣市因地緣關係,陸續成立的美術團體也有:一九五 0 年的「新竹美術研究會」、一九五二年的「高雄美術研究會」、「台南美術研究會」、一九五四年的「中部美術協會」、一九五七年屏東的「綠舍美術研究會」,這些畫會團體各自在地方上,推動在地的美術活動。

一九五三年開始活動的「南部美術展覽會」(南部展前身)初始,為擴大其參與層面,結合高雄、台南、嘉義等地畫友輪流舉辦展覽會,後來人事上發生一些歧異, 劉啟祥 先生挺身而出,於一九六一年進行重組,將之改名為「台灣南部美術協會」,更名後的「台灣南部美術協會」成為當時高雄地區藝術家主要創作發表的空間。一九七 0 年部份會友,如宋世雄、林有涔、鄭獲義、 劉欽麟 先生等發起組織「高雄市美術協會」,「台灣南部美術協會」因為部分會員的離開,再一次進行改組,重新檢討展覽會組織架構,除理、監事外,另設中堅會員及評議員。現在整理的資料中,「南部展」是延續自「南部美術展覽會」、「台灣南部美術協會」至「中華民國台灣南部美術協會」的精神與脈絡下來的,二 00 三年「南部展」進入了第五十一年,第四十七屆的展出。

從歷屆總幹事、執行長保留下來的資料中,我們可以清楚的看見「南部展」在推動南台灣美術活動的點點滴滴,許多現在活躍於藝壇的藝術家也曾在「南部展」中建立創作的信心。「南部展」在最早期原本希望透過展覽中的畫作交易所得,補貼藝術家生活及會務運作,在「台灣南部第一屆美術展覽會作品目錄」(第一屆南部展目錄)中,大部分作品訂有價格,如 劉啟祥 先生作品<靜物>、<叭哥>、<霧>訂價分別為 3,000 、 4,500 、 1,200 元,據張金發、詹浮雲先生的說法:「展覽會作品雖有訂價,但要賣出,其實少之又少。」,因此展覽簡章中雖然明定作品售出固定比例要回饋為會務基金,但是並沒有實質的作用。

「南部展」推動南台灣美術活動因本身的體質與條件,有時採公募制,有時採會員制。一九五六、一九五七年與台南、嘉義辦理兩屆後,原展覽會改名為「台灣南部美術協會」,取消公募制度採取會員制,至一九七 0 年,部份會員另行組織「高雄市美術協會」,為「適應時代潮流及提高水準,發掘新進,希望由此以進、相互切磋,共同進窺藝術之堂奧, …. 」,「南部展」又開始實行公募制度,直至一九七八年為止。翻閱當時公募作品收件、評審、展出的歷史資料,「劉啟祥以專業畫家的素養周旋於業餘畫家、愛好者、初學者,總是盡最大的耐心,以身作則並盡力幫忙同好。」 ,其推動南台灣美術發展之精神,實在令人景仰。

劉啟祥 先生除實際參與美術活動的行政工作:制定簡章、募集獎項、收件、評審、佈展、品評作品,也砥礪自己每年提出作品展出,其展出情形大約如下表列:

劉啟祥 先生參加「南部展」歷年作品目錄暨南部展簡表

年代
展覽會名稱
作品名稱
展覽地點
(依展覽目錄標示)
備註

1953
11/2011/26

台灣南部第一屆
美術展覽會

靜物
叭哥

華南銀行高雄分行三樓

主辦:高雄美術研究會
後援:高雄市政府
   高雄市議會
   高雄市教育會
在目錄上明訂價格

1954
10/1510/19

第二屆
南部美術展覽會
台南市議會禮堂

主辦:台南美術研究會
    台南市政府
協辦:台南市議會

1955
7/29-7/31

第三屆
南部美術展覽會

讀書
巴黎古橋

嘉義縣商會

主辦:春萌畫院
    春辰畫會
後援:嘉義縣政府
展覽目錄封面第一次出現英文字樣 -ART EXHIBITION

1956
5/24-6/3

第四屆
台灣南部美術展覽會

收獲
小女

第一會場:
高雄百貨公司四樓
第二會場:
台灣區合會二樓

後援:高雄市政府
   高雄市議會
高雄市教育會
開始採公募制度

1957

第五屆南部聯合
風景
台南市省立社教館禮堂

主辦:黃靜山、方昭然

8/4-8/8

美展    

訂有「第五屆南部聯合美術展覽會辦法」明訂作者可自行訂價出售,大會照訂價抽百分之二十為手續費。
採公募制度

1958
停辦      
1959
停辦      
1960
停辦      

1961
10/2510/30

第六屆南部展 高雄市第三信用合作社三樓

主辦:台灣南部美術協會
採會員制

1962
10/1910/23

第七屆南部展 高雄市新聞報畫廊及三樓禮堂

贊助:高雄市政府
採會員制

1963
10/1610/20

第八屆台灣南部美術展覽會 林先生像 台灣新聞報畫廊 採會員制

1964
10/1610/20

第九屆台灣南部美術展覽會 孔子廟

高雄市鹽埕區大仁路
第三信用合作社三樓

採會員制

1965
12/1-12/5

第十屆台灣南部美術展覽會

潮聲

高雄市台灣新聞報畫廊 採會員制

1966
12/7-12/11

第十一屆台灣南部美術展覽會

日出
阿里山風景

高雄市中正四路市議會三樓 採會員制
1967
停辦     採會員制

1968
2/14-2/18

第十二屆台灣南部美術展覽會

城門
古牆
春秋閣

高雄市中正四路市議會三樓 採會員制

1969
9/18-9/21

第十三屆南部美術展覽會

赤壁
玉山

高雄市中正四路台灣新聞報文化中心畫廊 採會員制

1970
11/5-11/8

第十四屆(台灣南部美術協會)南部美術展

玉山
風景

第一會場:高雄市台灣新聞報畫廊
第二會場:高雄市議會三樓中山堂

出版畫集
恢復公募制度
收件地點:高雄市中正四路 235 號浮雲畫像室

1971

第十五屆南部展

池畔

第一會場:高雄市台灣新

出版畫集

11/7-11/12

  風景

聞報畫廊
第二會場:高雄市議會三樓中山堂

畫集封面第一次出現英文字樣 —NAN-PU EXHIBITION

1972
12/1912/24

第十六屆南部展(二十週年紀念展) 黃衣小姐
紅衣小姐
床上臥女

台灣省立博物館
1973
1/4-1/8
高雄市議會三樓中山堂

公募制度

1973
12/2112/25

南部展
第二十一週年展

人物
風景

高雄市議會三樓中山堂

出版南部展二十一周年特刊
公募制度

1974
12/4-12/8

南部展
第二十二週年展

太魯閣
風景

高雄市議會三樓中山堂

出版畫集
公募制度

1975
12/1012/14

南部展
第二十三週年展

紅衣小女
綠衣

高雄市議會三樓中山堂

出版畫集
公募制度

1976
12/8-12/12

南部展
第二十四週年展

中國式椅子上的少女

高雄市議會三樓中山堂

出版畫集
公募制度

1977
12/2212/26

南部展
第二十五週年展

少女

高雄市議會三樓中山堂

出版彩色畫集
公募制度

1978
12/6-12/10

南部展
第二十六週年展
不詳

高雄市議會三樓中山堂

 

1979
7/10-7/15

南部展
第二十七週年展
靜物

高雄市
大統百貨公司 8 樓

出版畫集
高雄市改制直轄市
停辦公募作品

1980
12/1712/21

南部展
第二十八週年展
南方海邊 高雄市中正四路 209 號社教館畫廊

出版畫集
主辦:高雄市立社會教育館
台灣南部美術協會
採會員制

1981
12/6-12/13

南部展
第二十九週年展
人物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展覽室

出版畫集
主辦: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籌備處
台灣南部美術協會
採會員制

1982
12/2-12/9

南部展
第三十週年展

裸女
人物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展覽室
12/11-12/23
屏東縣中正文化中心
中正藝術館

出版畫集
採會員制

1983
12/2-12/15

南部展
第三十一週年展
不詳

屏東縣中正文化中心
中正藝術館

出版畫集
採會員制

1984
12/1412/19

南部展
第三十二週年展
紅衣少女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至美軒

出版畫集
採會員制

1985
11/30-12/4

南部展
第三十三週年展
靜物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至美軒
出版畫集
採會員制

1986
12/1312/18

南部展
第三十四週年展

白衣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至美軒
出版畫集
採會員制

1987
8/20-8/25

南部展
第三十五週年展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至美軒
出版畫集
採會員制

1988
8/18-8/23

南部展
第三十六週年展
浴後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至美軒
出版畫集
採會員制

1989
1/20-1/25

南部展
第三十七週年展
大女兒畫像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至美軒
出版畫集
採會員制

1990
9/26-10/2

南部展
第三十八週年展
青衣少女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至美軒
出版畫集
採會員制

1991
10/2310/29

南部展
第三十九週年展
靜物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至美軒
出版畫集
採會員制

1992
9/23-9/30

南部展
第四十週年展
裸女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至美軒
出版畫集
採會員制

1993
9/15-9/21

南部展
第四十一週年展
柚子與花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至美軒
出版畫集
採會員制

1994
9/3-9/13

南部展
第四十二週年展
圍頭巾的少女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至美軒
出版畫集
採會員制

1995
9/19-9/24

南部展
第四十三週年展
有甕的靜物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至美軒
出版畫集
採會員制

1996
9/7-9/18

南部展
第四十四週年展
小坪風景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至美軒
出版畫集
採會員制

1997
9/13-9/24

南部展
第四十五週年展
靜物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至美軒

出版畫集
正式向內政部立案核准,全名為「中華民國台灣南部美術協會」
採會員制


成立美術館的宏願
在南台灣推動美術館的成立,一直都是 劉啟祥 先生的願望之一。 劉啟祥 先生遊學法國期間,觀摩各大博物館、美術館,更自一九三三年起在羅浮宮申請臨摹塞尚<賭牌>、馬內<奧林匹亞>、<吹笛少年>、雷諾瓦<浴女>、柯洛的風景(作品不詳),深知畫廊及美術館對畫家學習上的重要,在那個年代,不僅資訊不發達,要看到畫作原作並不容易, 劉啟祥 先生為讓民眾隨時能看到原作,於一九六一年開設了「啟祥畫廊」,主要展示 劉啟祥 先生的畫作,雖然鼓勵畫友提供畫作展示,但是效果不彰,不到一年的時間,「啟祥畫廊」便宣告關閉。推行美術活動,以私人的力量有其限度, 劉啟祥 先生轉而鼓吹公家機關成立美術館,爾後,「成立美術館」成為 劉啟祥 先生病後念茲在茲的願想。

五 0 、六 0 年代高雄的美術環境,缺乏美術學校、也沒有適當的展覽場所,更沒有市場。一生以專業畫家為職志的 劉啟祥 先生,身處這樣的環境,對後學者從事創作的未來勢必感到憂心。 一九七九年七月一日 高雄市人口逾百萬,升格為直轄市,評估都市文明的文化指標之一 — 美術館(博物館)開始被討論,同年在一份市民文化需求意見調查報告中,受訪者百分之八十七認為在高雄的美術活動是極為必要的,因此籌建屬於高雄市的美術館,在往後的幾年一直是美術界的大事。遺憾的是,一九七七年 劉啟祥 先生得了血栓症,對於日後美術館的籌建過程較無心力參與。所幸,另有一批年輕藝術家以他們的熱情與理想持續催生美術館。高雄市立美術館在藝術界與政府的共同努力下,於 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二日 開館。有了固定的經費與研究人員後,讓整理與研究前輩藝術家的工作成為可能,如此累積的文化底層,將是未來滋養南台灣文化藝術的根基。

附錄一
南部展沿革
台灣光復後,留學日本及法國的前輩畫家劉啟祥,返台不久自故鄉柳營遷居高雄市,為鼓勵美術研究與創作風氣,乃於民國四十一年,與畫界及教育界人士劉清榮、鄭獲義、張啟華等創組「高雄美術研究會」,且於民國四十一年舉行首屆會員作品發表會,此後每年一展。

民國四十二年八月,劉啟祥聯合顏水龍、郭柏川、張啟華、劉清榮、曾添福、謝國鏞和張常華諸人,以「高雄美術研究會」及「台南美術研究會」為基礎,發起台灣南部地區的美術展覽會,稱為「南部展」,並邀嘉義的「春辰會」與「春萌會」參加,同年十一月開始輪流由這三區的畫會主辦,假高雄、台南、嘉義舉行年度展。

民國四十七年,因嘉義方面人事發生困難,「南部展」停辦三年。民國五十年,劉啟祥率同「高雄美術研究會」成員組成「台灣南部美術協會」,在嘉雲、台南、高雄縣市、屏東四地設立地區代表,繼續推動「南部展」。發展至此,「高雄美術研究會」和「台灣南部美術協會」的會員交叉參加二者主辦的二種展覽會;前者注重對內的高雄地區畫家之間的相互砌磋觀摩,後者強調對外的跨縣市美展活動,直至民國五十九年。翌年前者因部份會員另組「高雄市美術協會」,而中止活動;「南部展」則在「台灣南部美術協會」的努力下運行不輟迄今。

「南部展」曾於民國四十五年至四十六年以及民國五十九年至六十七年,二度採公募制度,設立多種獎項,頒贈非會員應徵作品之優良者,並薦舉表現特優者為會員。民國六十八年起至今改採會友制度,凡經會員推薦或曾獲本會或各大展覽會獎賞,且經本會「作品研討會」通過或擔任二屆會友者,始得成為會員。

「南部展」歷經社會與時代的嬗變,形式上縱有數次變革,然始終秉持自由創作和純粹求藝的精神,為提昇藝術文化水平、美化社會盡一份力量。
(根據現有資料呈現「高雄美術研究會」應是在民國四十四年才舉辦第一屆會員作品發表會。)

附錄二
第十四屆南部美術展」序言
序言
南部美展,今年已堂堂進入第十四屆了。看到了預展的行列又有增加,作品的水準也已顯示著提高,不禁使我勾起十八年前和一群熱愛藝術的朋友共同創立本會的往事──那幾乎是由滿目瘡痍如同荒蕪的田野中胼手胝足地耕耘,而今略具規模,也就是長久以來以血汗灌溉,用心力培植所換得來的代價。本會的目的,是抱著推展美術教育,扶腋後進及促進國際間文化交流為主旨,如今它的源流及影響已擴及南部七縣市,為南部畫壇的舖路工作,紮下穩固的基礎。

十八年的歲月中,本會由誕生茁壯而至成熟,組織也屢經改革;由第一屆至第五屆本會是採地域輪流(分高雄、台南、嘉義三區)舉辦的會員制。其中四∼五屆曾採取公募作品。六屆起成立:「台灣南部美術協會」,迄今延用其名,然由是屆∼十三屆廢止公募,採全部會員制,但從本屆起又復實行公募制度。

本屆的改革為符合藝術愛好者的需要,適應時代潮流及提高水準,發掘新進,希望由此以進、相互砌磋,共同進窺藝術之堂奧,並盼社會先進及同好,賜予指教,幸甚。

劉啟祥 識
民國五十九年十一月于高市

附錄三
畫會的魅力 — 序第三十八屆「南部展」
「台灣南部美術協會」成立於一九五三年八月,為南台灣歷史最悠久、最具規模的繪畫藝術團體。本會一年一度的「南部展」,今日邁入第三十八個年頭,會員逾四十位,參展作品百餘件。

「南部展」的宗旨,主要是透過團體聯展的形式,在聯誼的氛圍中,互相觀摩會員們一年來的創作研究心得。對內,希望引發會員之間追求創造的風尚;對外,冀能展現誠摯、嚴謹的創作精神。

雖然這些年來文化環境迅速開展,美術館、文化中心及私人藝廊相繼成立,提供藝術家許多發表作品與理念的管道和機會;大型展覽團體也在成員們各自尋求發展的情勢下日漸式微。但一些創立甚早,較具傳統與規模的畫會,依然秉持著早年的理想及目標,在汰舊換新的時潮埵w步當車走過來。

客觀而言,一個畫會的存在與成長,會員們的認同感,以及這些人對於繪畫創作的堅持不懈態度,才是關鍵所在。事實上,能夠吸引優秀勤奮的藝術工作者捐棄私見而入會的繪畫團體,也才能滋發令一般藝術愛好者引頸期盼的魅力。

台灣南部美術協會會展 劉啟祥

附錄四
「第四十五年南部展」序言
繪畫、使命、歷史迎接 21 世紀
欣逢「南部展」四十五週年紀念展,也是立案之後的首展,我們以無比的歡喜鼓舞的心情,來慶祝「南部展」背負歷史使命的「再出發」。

回顧近半世紀以來,「南部展」從播了種,由萌芽而茁壯,以至於今日之根深、幹固、枝盛、葉茂,實是得感欣慰。其間難免遭遇些微風浪,但終在大家對藝術的執著,表現出睿智與毅力,平穩地渡過。今日「南部展」仍然是最受各界殷切期盼,熱愛的美術團體。

此番潮流所趨,正式成為南台灣唯一全國性立案之美術團體,願我全體會員精益求精,努力向上,以藝術為念,創作為本,攜手邁向二十一世紀新時代的里程碑。

最後藉此謹向各界聊表敬意與謝忱

中華民國台灣南部美術協會理事長
劉啟祥


主辦單位/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國家文化資料庫 執行單位/高雄市立美術館
版權所有/高雄市立美術館及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國家文化資料庫
請用 IE5.0 以上版本,800x600瀏覽本站,以獲得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