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紀錄

修復過程紀實

不當修復的油畫案例 — 以< 張 夫人像>為例
凡尼斯嚴重泛黃的〈 法蘭西女子〉
出現嚴重年代龜裂紋的〈黃衣〉
形成白霧狀的氧化現象 〈畫室〉

凡尼斯嚴重泛黃的〈 法蘭西女子〉
從作品的創作年代( 1933 年)來推算,應該是畫家當年留學法國的重要創作,數年前曾經受託修復同一時期的另一件作品〈吹笛少年〉,這些作品都有凡尼斯層嚴重泛黃的共同問題。當時在清洗〈吹笛少年〉這件作品時,少年的臉部膚色呈現暗沉的豬肝色調,與印象中歐洲人那種白裡透紅的膚色相差甚遠,這就是凡尼斯氧化後的可怕地方,劣化的凡尼斯一旦出現泛黃,其問題就會與日俱增,放愈久愈嚴重,甚至可能完全覆蓋作品的原有色調。原本畫家塗上凡尼斯的用意是在保護繪畫層,使繪畫層免於受到外在因素的污染,可是劣質的凡尼斯到後來反而衍生出另外一種保存的問題,要拯救這類的病變,通常需要專業的修復師,調製適量的有機溶劑,只要清洗得當通常是可以使覆蓋在下面的顏色重新還原。但是,如果清洗不當往往是造成繪畫層二度傷害的危險行為。

仔細研究作品的病變問題後,先將它們拆離原有的內框,再用動物膠裱上一層薄薄的纖維紙,其作用可以幫助繪畫層龜裂紋的撫平,也可以保護繪畫層在往後的修復過程中不受到任何的傷害,兩件作品的畫布邊緣,因為受到釘子氧化的侵蝕有嚴重破損現象,評估可能無法肩負重新繃緊畫布的軔性,因此決定在畫布的四周進行畫布邊緣的嫁接,嫁接的方式是採用新的尼龍布條,以合成樹脂製成的雙面黏合劑,從畫布四周往內延伸四公分寬,再將布條與畫布接合起來,這是一種乾性接合的技法,因此不會造成畫布的收縮或變形,經嫁接後的新布邊,在重繃至新檜木內框時,可以放心的拉緊畫布,也不會有分裂之慮,所以能達到畫布完全的平整,對作品日後保存有很大的幫助。

依循過去〈吹笛少年〉的修復經驗,進行這兩件作品的凡尼斯病變清洗時,就直接將兩種不同的有機溶劑調合在一起,先從〈法蘭西女子〉的左上方清洗,泛黃的凡尼斯層很快就被溶劑軟化,逐漸隨著白色的棉花棒脫離繪畫層的表面,為了防止清洗凡尼斯的溶劑傷害到內部的繪畫層,必須再次更換較輕微的溶劑來進行最後的清洗,清洗的過程中需隨時注意清洗的棉花棒是否有沾染到繪畫層的色調,萬一有沾染現象就必須立刻停止使用,改用較弱的溶劑,才可以避免對作品造成清洗不當的傷害。其實同一件作品中,因為顏色的不同,其穩定的強度也有差異,往往相同的溶劑在清洗同一件作品時,卻常出現某些敏感的色調受到溶解,所以在清洗的每一個步驟裡,修復師都要小心慬慎,隨時應變,為了確定泛黃的凡尼斯層是否有清洗乾淨,通常是以白色的棉花棒不會再變黃為基準。〈法蘭西女子〉經過細心的清洗後,原本已變咖啡色的皮膚,又重新還原成白晢的皮膚,橄欖綠的衣服也恢復到藍色調,所有的色調伴隨筆觸的變化顯得更加輕盈有節奏感,讓我們更容易欣賞到畫家當年創作的微妙色彩變化。

修復師以手術刀協助進行繪畫層之污染及凡尼斯泛黃之清洗。
修復前 , 繪畫層受污染變得無光澤,並呈剝落、龜裂紋及油脂現象。
完成清洗、撫平、填補白漿、肌理再造。

修復清洗重整後,繪畫層恢復原有色調、明亮、平坦。

左:清理後,右:清理前,可以清楚比較重件作品凡尼斯的病變之嚴重。

修復前,凡尼斯泛黃嚴重,繪畫層受覆蓋造成色調的改變,膚色變成深咖啡色,五官因而模糊不清。

修復清洗重整後,繪畫層恢復原有色調,五官清晰,色調分明。

(本文摘錄自郭江宋 先生所撰< 與 劉啟祥 老師的藝術對話-- 記述油彩作品之修復過程 >,「空谷中的清音 -- 劉啟祥」專輯,高雄市立美術館出版, 2004 年 7 月)
主辦單位/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國家文化資料庫 執行單位/高雄市立美術館
版權所有/高雄市立美術館及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國家文化資料庫
請用 IE5.0 以上版本,800x600瀏覽本站,以獲得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