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紀錄

修復過程紀實

不當修復的油畫案例 — 以< 張 夫人像>為例
凡尼斯嚴重泛黃的〈 法蘭西女子〉
出現嚴重年代龜裂紋的〈黃衣〉
形成白霧狀的氧化現象 〈畫室〉

出現嚴重年代龜裂紋的〈黃衣〉
任何一件以畫布做為底基物的油彩作品,因為油彩在氧化乾燥的過程會逐漸的硬化、彈性減弱而脆化,而畫布纖維常受到外在環境的影響,在溼、鬆、乾、緊收放蠕動中,自然而然漸漸出現許多不規則的年代龜裂紋,這就是油彩作品無可避免的自然老化現象,所以我們常將這些歲月遺留下來的痕跡,視為與人類衰老的皺紋一般的自然。 以乳黃色系為主色調的作品〈黃衣〉,它最叫人觸目驚心的是乳白色背景的年代龜裂紋。

這些龜裂紋與畫面上的其他色調相較,就顯得格外突出,因為畫家想要加強背景的明度,所以在此部份加入許多白色的無機物顏料,這些顏料比起其他的有機物更易吸收亞麻仁油,自然較易出現乾裂的現象。因為油彩作品是屬不透明的繪畫材料,畫家常利用這種特性進行重疊的技法,所以在最明亮的地方通常是以白色來覆蓋,自然會造成繪畫層最厚的部位,將任何的油彩作品做一比較,就不難發現較厚的繪畫層其龜裂紋的現象都比較薄的繪畫層來得嚴重。此外畫家當初大量使用畫刀的技法,來表現背景空間的流暢與柔順,自然比用畫筆上去的技法來得不易附著,綜合這些因素,才會使這些年代龜裂紋顯得特別嚴重,在龜裂紋最嚴重的地方,我們可以強烈感受到許多顏料有隨時剝落的危機,其實有少部份已經開始出現剝落的現象,如果這些龜裂紋在出現之初,就給予適當的撫平,通常可以延緩龜裂的速度,減少惡性循環的機會,就可以獲得更佳的保存狀態,當油彩作品出現龜裂紋時是作品劣化的警訊,卻也是年代的象徵。以當今的修復技術要改進這些龜裂紋是件簡單易做之事。但是我卻也常常碰到許多因保存不當或延誤修復的作品,出現繪畫層大量剝落的遺憾。如何將警訊的問題轉換成有意義的年代痕跡,這就要看日後的保存者如何用心去思慮的問題。

要快速有效的改善這些龜裂紋,首先應用適量的動物膠質,再裱上一層很薄的纖維紙,讓動物膠能順著龜裂紋滲入繪畫層與畫布之間,在動物膠乾燥的過程中以修復專用的熱畫刀來協助撫平,多數龜裂紋在熱畫刀的加熱與加壓下都可以重新獲得良好的撫平,原本已經浮起的繪畫層因為受到動物膠黏性的發揮,重新黏合在畫布上面,其龜裂紋也會跟著縮小,但龜裂紋的收縮效果就看龜裂的程度而定,通常龜裂愈嚴重的地方就愈不易密合,因為繪畫層一旦龜裂太嚴重,就會逐漸捲曲縮小,時間愈久顏料的面就愈裂得愈多,所以撫平後的效果也會愈差,經過一段相當長的細心撫平,才逐漸使這些龜裂紋恢復平整,雖然依舊清晰可見這些龜裂紋,但相較修復前的情況,我們可以明顯發現龜裂紋已縮小許多,繪畫層也恢復平整,更重要的是改善它的劣化現象,獲得更安全的保存狀況。

這件作品因為長期被懸掛在客廳裡,日積月累的灰塵,不斷在作品的表層堆積,形成不易清洗的頑性污垢,尤其是深陷在筆觸內部的污垢要清洗就更加困難。〈黃衣〉的乳白色部份因藏污納垢的影響,顯得非常灰暗沒有光澤。該件作品在過去的保存期間,都未經過徹底的清洗就被塗上新的凡尼斯,造成污垢與凡尼斯結合在一起,所以在清洗時必須先用溶劑將表層的凡尼斯溶解,再針對污垢的清理,深陷筆觸內部的污垢是藉助弧形的醫用手術刀來進行清理。在作品的表層還出現許多蒼蠅的排泄物斑點,嚴重防礙我們賞畫的視覺效果,其實這些斑點的初期都是無色的,時間愈久顏色就愈深,清洗這類斑點的最有效方法是應用適量的有機溶劑,再配合醫用手術刀從表層來徹底的刮除,清洗後的〈黃衣〉重新展現畫家筆下的女人,那種優雅脫俗的氣質在乳白色的襯托下顯得更加高貴,一股洋溢幸福的表情,令人更加羨慕畫中女人的心境與靈氣。

修復前,以側拍方式可以清楚看出,繪畫層呈現嚴重年代龜裂紋現象。
修復重整後,以側拍方式可以清楚看出,繪畫層已變平坦並還其原有色澤。
修復前,繪畫層的筆觸內藏著污垢,並有嚴重之龜裂紋、少量剝落。

修復清洗重整後繪畫層恢復原有色調、明亮、平坦。

修復前,繪畫層嚴重受污染變得無光澤,並有嚴重之年代龜裂紋及排泄斑點。

完成清洗、撫平、填補白漿、肌理再造。

修復清洗重整後,繪畫層恢復原有色調、明亮、平坦。

(本文摘錄自郭江宋 先生所撰< 與 劉啟祥 老師的藝術對話-- 記述油彩作品之修復過程 >,「空谷中的清音 -- 劉啟祥」專輯,高雄市立美術館出版, 2004 年 7 月)
主辦單位/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國家文化資料庫 執行單位/高雄市立美術館
版權所有/高雄市立美術館及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國家文化資料庫
請用 IE5.0 以上版本,800x600瀏覽本站,以獲得最佳瀏覽效果。